书立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书立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性别控制会从猪到人吗雨久花

发布时间:2020-10-18 14:35:57 阅读: 来源:书立厂家

性别控制 会从猪到人吗?

全国消息:中国法律不允许进行人类性别控制,即使真的掌握该项技术也只会用于医疗

即便如此,谈到人类性别控制实验,卢克焕的双眼还是马上光亮起来,他有点讳莫如深地表示,“如果我说没有放弃人类性别实验申报的计划,你们就不要乱写”。

实验目的只为畜牧业生产

如同历史的重复,在平息了3年时间后,6月24日一则关于“我国首批性别控制猪降生,两窝仔猪性别控制的准确率达100%”的消息,又一次把卢克焕推到了媒体的焦点——关于他是否会继续人类性别控制的疑问陡然而生。

记者:此次实验的主要目的是什么?只是为了扩大能进行性别控制的物种吗?

卢克焕:我们本是一所农业院校,后来并入广西大学。所以我们的实验项目都是为农业畜牧业生产服务的,此次也是一样。

这只是在技术上成功,还不能说改良成功,离市场推广还有一段距离。不过对养殖户来说,是个好消息。在种猪场,一头公的种猪比一头母的种猪价格要高出1000元~2000元,如果这个技术能推广,将带来一笔巨大的经济效益。

记者:这次性别控制猪实验采用了什么方法?

卢克焕:这次采用了与2006年世界首例分离X、Y精子性别控制水牛的相当方法,利用X精子和Y精子之间DNA含量的差异,将精液染色后,使用流式细胞仪根据荧光强度进行X、Y精子分离,然后采用人工授精技术,将分离得到的X精子或Y精子输入受体母猪。

根据实验设计,输入了X精子的母猪生下了雌性的小猪仔,而输入了Y精子的母猪则生下雄性的小猪仔。实验很成功,猪仔的性别和实验设计的结果一致,两窝仔猪性别控制的准确率达100%。

用性别控制猪比牛难多了

早在18年前的爱尔兰,卢克焕就因研制了世界首例“体外受精”试管牛双犊而名扬于世。2006年,他主持研究的世界首例分离X、Y精子性别控制的一对雌性双胞胎小水牛诞生的消息震惊世界。

记者:和水牛的性别控制相比,对猪进行性别控制的技术难点在哪里?

卢克焕:猪的实验难度更大。首先,猪的X和Y精子之间DNA含量的差异小,只有3.6%,不容易分辨。一般来说,差异越小分离越难,而人类的DNA含量差异更小,只有2.8%。

其次,猪精子在进行分离处理过程中极易受损,在分离过程中,精子会被稀释、染色、挤压、激光照射等处理,稍微有一点风吹草动实验就会失败;再者,猪精子人工授精需要的数量大,分离需要的时间长;另外,从精子的保存方面来看,冷冻猪精子解冻后活力不高,在实验室一般情况也就40%左右,所以分离猪精子的保存和使用也是今后需要多研究的。

我们课题组曾实验过很多次,以前输入经分离的精子后,母猪能受孕,但受孕率低,性别控制的效果不太理想。而本次实验一共对4头母猪进行了人工授精,均成功怀孕,两头顺利产仔,还有两头也已临近生产。

记者:这次实验的成功率是100%,是否意味着性别控制准确率也可以达到100%?

卢克焕:这是个概率问题,产仔头数少可能是100%,但没有100%的绝对可能。一般来说,我们猪精子分离的准确率在90%~95%。

记者:您当年为什么要进行水牛的性别控制实验?

卢克焕:我从1984年就在国外读书,1992年在剑桥大学学习的主攻方向就是精子分离和体外受精。2001年底回国后,一心想研究如何提高国内奶牛产量,因为中国的奶产量一直匮乏。

一般来说,牛分为河流型和沼泽型两种,印度、巴西的牛属于前者,产奶、产肉量都很高,而中国的水牛属于沼泽型,个子小,产奶量和产肉量都不高,当时我产生了改良中国水牛的念头。

2002年,分离牛X和Y精子的研究正式在广西壮族自治区立了项。广西有水牛448万头,几乎占全国水牛总数的五分之一。要知道,母牛一般一胎只产一崽,而且一年也只能生产一次,如果通过性别控制,让生出来都是母牛,就能提高牛奶产量,加快广西奶业发展。这正是实验的初衷。

本不打算将消息公之于众

但是,早在2006年卢克焕取得第一次成功时,就迅速被媒体放大为“将进行人类性别控制实验”,因此引来激烈争论。今年的实验成功后,他一直在犹豫要不要把消息公布于众,有了上次的事情,这次他显得很低调。

记者:2006年您再一次运用了“体外受精”的技术,产生一对雌性双胞胎水牛,这种方式对实验成功有多大的意义?

卢克焕:体外受精,就是从其母牛身上采回卵巢,再从卵巢上收集卵子,经过体外培养,再分离采集精子,经过一段处理,用试管等在培养箱里面受精。

用这种方式,牛的卵子每月都可采一至两次,即活体采卵;而靠自然交配,一年才可产一头小牛。而活体采卵一年起码可产10至20多头的后代,效率提高了10倍,现在广西西大、水牛研究所及一些农场,都开始使用此项技术。

另外,还可以用廉价胚胎给受体母牛移植两个胚胎生产双犊,因为如果通过移植两个胚胎来生产双犊,双犊率可达40%~50%。

记者:这项技术现在已经推广开了吗?

卢克焕:2006年之后,我们又做了一些后续实验,差不多又花了3年时间,现在时机差不多就成熟,正准备大力推广。

记者:听说牛的性别控制成功后,社会上有很多非议,您怎么看?

卢克焕:猪的性别控制实验成功后,一开始并不打算将消息公布于众,后来处于对国家项目经费负责任的态度才公开化了。2006年牛的实验成功后,很多媒体开始炒作说人的性别控制实验即将进行。其实,这是一个法律问题,不是我们能控制的。

6月18日和23日,在广西畜牧研究所猪场,两窝身份特殊的仔猪诞生—— 一窝6头全是雄性猪,而另一窝4头则是清一色的雌性猪。作为我国首批成功通过X、Y精子分离进行性别控制的仔猪,它们的性别还未出生就已被准确设计了。

这些猪的“幕后设计者”是广西大学动物繁殖研究所的教授卢克焕、张明,副研究员陆阳清、研究员卢晟盛、博士研究生曾有权等。

近日,课题主持人卢克焕教授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一再表示,本来这个消息不打算公之于众的——因为2006年的事,让他“心有余悸”。当年,他主持研究的世界首例分离XY精子性别控制的两头雌性双胞胎小水牛诞生消息传开后,被媒体放大报道为他“将进行人类性别控制实验”,从而引发激烈争论。

据卢克焕教授的助理研究员陆阳清回忆,当时他的同学把消息放到了校友论坛,招来阵阵骂声,还有直接质疑“研究这些有什么意义”。

此后,“人类性别控制实验”项目申报立项的事一再搁浅。“所以这次特别谨慎,但为了对国家项目经费负责,还是宣布了这个消息”。整个下午,卢克焕的电话不断,他接到了诸多媒体的采访申请,但他“都拒绝了,现在还不是时候”。

关于性别控制

哺乳动物的性别由雄性精子决定,精子分为带有X染色体和Y染色体精子,卵子含有一对X染色体,当精子与卵子结合时,若精子中的X染色体与卵子中的X染色体结合即形成雌性受精卵,发育为雌性动物个体;若精子中的Y染色体与卵子中的X染色体结合则形成雄性受精卵,发育为雄性动物个体。

在自然受精的情况下,后代性别为雄性和雌性的几率约各占50%。性别控制的关键就是将X精子与Y精子分离开来,然后进行体外受精或人工授精,这样就能有选择地生产出预期性别的动物。

不是技术 而是法律问题

在我国现在连检测婴儿性别都是非法的 更别说进行性别控制了

卢克焕始终认为,如果中国能允许进行人的性别控制,会对医疗有很大帮助,但这可能还需要一个漫长的接受过程。

帮助有遗传病父母生育

记者:您怎么看待人的性别控制?

卢克焕:首先,由于中国传统观念,有些人生了两三个女儿,却一定要生了儿子,才善罢甘休。如果政策允许的话,可以提早计划进行性别控制,这样会有利于人口出生控制。

其次,人类疾病有370多种是和X染色体相关的隐性疾病,比如地中海贫血、血友病、肌营养不良、色素性视网膜炎、色盲等遗传疾病在人群中是常见病。

如果父母只有一方有病,女儿拥有来自父母双方的X染色体,能够让有病一方的染色体得到健康一方的修饰,不会得病。如果生儿子,他拥有来自母亲的X染色体和父亲的Y染色体,两者无法修饰,发病的可能性大。

记者:对人类性别控制后会不会产生一些伦理道德上的问题?

卢克焕:我觉得不存在伦理道德的问题,这和克隆人实验不同。早在2001年,美国生殖医学会的报告说到,利用精子分离技术对性别进行控制在道德上可以接受,因为它在不破坏胚胎的情况下增加了家庭成员的多样性,与其他性别控制技术的区别是它不涉及胚胎的权利。

一开始大家也接受不了“试管婴儿”,到上世纪90年代就能接受了。所以,对性别控制的接受估计还要很长一段时间。

记者:人类性别控制实验,从技术上是否成熟?

卢克焕:人类性别控制不是一个技术问题,只要法律政策上允许,在中国很快就能实现。中国法律还不允许进行人类性别控制。因为在我国,现在连检测婴儿的性别都是非法的,就更别说随意进行性别控制了。即使真的掌握了人类性别控制技术,也只会用于医疗。

其实,在国外人类性别控制已经很成熟,早在1998年美国弗吉尼亚州遗传与体外授精研究所就已经把性别控制技术应用到了人身上,他们表示生女孩的成功率是91%,生男孩的成功率是76%。

据我们了解,美国每年都有控制性别的婴儿降生,当然,有一定的名额限制,需要申请。不过,事实上在美国每年性别控制的婴儿数量都超过了这些名额。

畸形率和自然降生差不多

记者:这些经过性别控制的孩子与自然长成的孩子有没有差异?

卢克焕:这些都是有调查统计结果的,目前还没发现很大差别。比如说,性别控制的孩子,它们的畸形率在2.6%,这与自然降生的孩子差不多。

记者:国内有人进行人的性别控制研究吗?

卢克焕:不清楚。

记者:2006年时,您说要进行人类性别控制实验,这个项目有没有申报?您还会进行人类性别控制实验吗?

卢克焕:现在还没有进行项目申报。不过,我并没有说放弃了人类性别控制实验。

卢克焕其人

广西大学动物繁殖研究所所长,广西大学副校长。1945年4月生。1969年毕业于广西农学院牧医系,1981年在广西农学院获动物繁殖学硕士学位,1990年在爱尔兰都柏林大学获博士学位。

在攻读博士学位期间,进一步完善了牛体外受精技术,于1987年获得了当时世界上最大的试管牛犊群(17头),并于1988年研究成功了世界首例完全体外化的试管双犊,这项技术成果在爱尔兰一经推广,立即使乳牛繁殖率成倍增长。为牛胚胎的工厂化生产作出了重要贡献,得到国内外同行的高度评价,被称为“世界试管双犊之父”。

2006年,其主持研究成功世界首例“分离XY精子性别控制”试管牛双犊。这项技术则会产生更深层面的影响。

成都治白癜风的专业医院在哪里

南昌妇科医院医院

郑州华山医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