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立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书立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应更注重货币流向的引导

发布时间:2020-03-26 17:24:51 阅读: 来源:书立厂家

滕泰 经济学博士,现任民生证券副总裁、首席经济学家。毕业于复旦大学,曾在美国沃顿商学院做访问学者,中国证券业协会分析师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人民大学、中央财经大学兼职教授。专注于国际经济、宏观经济和金融资本市场和财富战略研究,代表作有《新财富论》、《财富的觉醒》等。

为什么中国近年来能够吸纳这么多的货币?为什么人们开始更多地关注“社会融资总量”而不再仅局限于M1、M2?为什么针对物价的调控政策却造成了中小企业资金紧张……近期,在民生证券研究团队建立的新研究框架——“货币供给-货币流向”分析中,一系列貌似散漫的经济金融热点问题正在显示出内在的紧密关联性。民生证券副总裁、首席经济学家滕泰博士日前做客“首席观点”栏目,他在运用先行指标体系对下一阶段各市场价格变动进行预测的同时,亦提出个人观点:中国货币供给和流向的新变化带来了很多新课题,一方面我们应充分认识到货币流动先于价格变化,另一方面未来的货币政策也应从总量控制逐渐转向流向调节。

货币供给和流向已经发生重要变化

记者:传统上,我们将货币创造局限于“央行释放基础货币,商业银行通过货币乘数放大”这一过程,将货币需求局限于实体经济这一来源。而在现实的经济社会中,货币供需已经发生了哪些重要变化呢?

滕泰:伴随着中国经济和金融结构的变化,货币供给、货币需求乃至货币的概念已经悄然发生了深刻的变革:传统的央行投放基础货币,再经货币乘数放大所衡量的货币供给已远不能精确刻画现实中货币供给的变化,正如哈耶克所说,“货币创造已经不是央行的专利,她就像人类社会的语言、道德和法律一样,可以自发地出现”;与此同时,实体经济也不再是货币需求的唯一来源,商品货币化、资产证券化也消耗了大量货币,大幅提高了货币需求。

从货币供给看,除了央行发钞和商业银行发放信贷之外,票据、债券、保险产品、信托产品、基金及其他理财产品,也成为金融机构创造货币的方式。海外金融机构发放的贷款、通过FDI、QDII甚至各种非法渠道流入的外币,也增加了经济体中的货币供给。同时,资本市场和资产市场的上涨过程也伴随着货币的吸收、创造或派生,而下跌过程则伴随着货币的消耗或蒸发、消灭,从而成为货币创造或消灭的重要方式。不仅如此,很多商业企业所发放的购物券、购物卡、网上信用货币,随着其流通范围逐渐扩大,也成为货币供给的新方式。

在货币供给发生改变的同时,货币需求结构也在发生深刻的变化。除了传统的实体经济交易需求之外,资本市场、资产市场的货币吸纳量大幅增加。过去10年来仅股市净吸纳的货币就达9.6万亿元以上,房地产市场净吸纳货币量高达8.9万亿元以上,期货市场、衍生品市场、艺术品市场等也吸纳了大量的货币。

正因为货币流向的新变化,人们才从只是盯牢传统的M1、M2,转向更多地关注“社会融资总额”;也正因为货币流向的变化,人们才能够理解中国多年来为什么能够吸纳这么多的货币。把握货币创造的新规律,理解货币流向的新结构以及货币创造、流动过程中的影响正在成为摆在我们面前的新课题。

资金流动是价格变化的领先指标

记者:在对我国股票市场、房地产市场、实体经济以及银行体系之间货币的流动进行系统梳理之后,你们发现货币在各个市场之间和市场内流动过程中对物价和资产价格产生的影响表现出哪些特点?

滕泰:通过建立资金流向和价格变动的指标体系,我们发现资金流动是价格变动的领先指标。货币流动领先于价格变动,具体来说主要通过三个过程实现:

其一,货币供给总量增加会增加各市场货币净流入,但各市场引力的差异导致货币在各个市场的分布是非均衡的。

从货币供给在各市场分布的非均衡性来看,广义货币供给增加时,资本市场和资产市场的货币净流入也同时增加,就像“大河有水小河满”。广义货币供给减少时,资本市场和资产市场的货币净流入也同时减少,就像“大河无水小河干”。以股票市场为例,2002年到2007年间,广义货币供给共增加27.3万亿元,同期流入股市的资金增加6.7万亿元;2008年,广义货币供给较2007年下降0.7万亿元,股市净流入资金较上年减少2.49万亿元,2009年,广义货币供给增加13.3万亿元,股市净流入3.18万亿元,2010年,广义货币供给增加12.2万亿元,较上年减少1.1万亿元,流入股市资金减少1.33万亿元。与资本市场一致,房地产市场的资本品性质使得广义货币供给对房地产市场资金流动的影响作用与股市相似。从数据来看,2002年到2007年间,广义货币供给共增加27.3万亿元,同期流入房地产市场资金增加3.37万亿元,2008年广义货币供给较2007年少增加0.6万亿元,房地产市场流入资金较上年少增加0.59万亿元。

其二,股票市场在涨跌的过程中吸纳、创造、释放和毁灭了大量货币,因此股市的涨跌对未来的房地产市场、实体经济价格变动具有领先意义。

股市和资产市场不仅有吸纳和释放货币的功能,还有创造和毁灭货币的功能。在股市的上涨过程中,一边吸纳其他市场的货币,一边伴随着货币的创造。例如:在2007年流入股市的资金达6万亿元,而股市新增加的市值却在10万亿元以上,股市创造的货币远大于流入的资金。反之,2008年股市释放出2.49万亿元货币,但沪深两市市值的减少却数倍于这个数字——更多的货币在股市下跌过程中被蒸发毁灭了。

无论是吸纳、创造,还是释放、毁灭。股市的涨跌,乃至整个资本市场的涨跌都对实体经济、物价、房价产生直接或间接的影响。实证表明,股市资金流动领先实体经济价格变动一年。我们将领先一年的股指收益和CPI增长进行比较,2000年以来所有的年份两个指标均体现出高度的一致性,其内在逻辑是,股市上涨在T年从商品市场吸纳了大量资金,T+1年股市收益兑现,资金流出股市并部分流入实体经济,引起T+1年CPI的上涨;反之亦然。实证还表明,股市资金流动领先房地产市场价格变动一年。股市价格上涨时,吸纳社会资金流入股票市场,实体经济和房地产市场中货币增量减少,无法有效推动其价格上涨;当资金流出股市进入实体经济和房地产市场时,房价和物价指数相应提高。资金在不同市场间流动的时间差,形成了股市价格领先实体经济和房地产价格一年开始上涨的局面。

其三,单个市场货币净流入/流出会影响该市场价格产生变动,并且领先于价格变动。

作为价格变动的领先指标,货币流动对价格的传导机制因市场而异,例如实体经济中货币净流入增加首先被产能的扩张对冲,之后才能体现在价格的变动上;房地产市场资金净流动受到供给、需求和库存等多因素影响;而股票市场资金的净流入对价格的影响则是迅速完成的。我们的实证研究表明:实体经济资金流入领先CPI两年;股票市场资金流入与价格指数同步;房地产市场资金流入受建设周期影响领先房价一年。

正如弗里德曼所说,“通胀永远都是个货币问题”。在实体经济层面,CPI指数与流入该市场的货币量存在着显著的相关关系。如果流入实体经济的货币量超过了GDP的增速,将产生推动价格上涨的压力。据此逻辑,我们计算了单位GDP货币量,据我们的研究框架,单位GDP货币量的变动领先CPI两年时间。

通过比较,我们发现领先两期的单位GDP货币量与物价走势高度趋同。如2000年到2002年,单位GDP货币量增速逐年提高,分别为-3.9%、10.2%和18.6%,反映在两年后的CPI上,2002年至2004年的CPI指数逐渐走高,分别为-0.8%、1.2%和3.9%;2003年和2004年单位GDP货币量增速逐年回落,分别为6.1%和-4.6%,反映在两年后的CPI上,2005年至2006年的CPI逐年回落,分别为1.8%和1.5%;2005年至2008年,单位GDP货币量增速先涨后跌,两年后的CPI走势相同;2008年,单位GDP货币量增速快速上扬至12.6%,2010年CPI也由-0.7%上升至3.3%。

保定白癜风是否是传染病

头皮牛皮癣症状

输卵管粘连有哪些表现症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