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立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书立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后晋少帝亡国失妾之谜石重贵与冯氏下落之谜

发布时间:2021-01-05 14:46:06 阅读: 来源:书立厂家

后晋少帝亡国失妾之谜:石重贵与冯氏下落之谜

后晋少帝(914~964年),即石重贵。五代后晋皇帝。公元942~946年在位。高祖石敬瑭从子。天福八年(936年)随敬瑭入洛阳,为北都留守,后封齐王。七年,即帝位。九年,改元开运。在位期间,河南河北关西诸州蝗虫为灾,草木皆尽,逃户激增,饿殍遍地。曾用景延广之谋,对契丹称孙不称臣,并击退契丹两度进攻。以为天下无事,骄侈荒淫。开运三年(946年),契丹兵第三次攻晋,入开封,他被俘虏去。后死于建州(今辽阳朝阳西南)。

后唐时的晋王石敬瑭与契丹耶律德光连兵南下,五十一岁的后唐废帝李从珂登玄武楼积薪自焚而死,延续了十三年的后唐就此灭亡。石敬瑭建国号为晋,历史上称为后晋。当初为了取人之国请兵于契丹,答应了契丹主耶律德光许多苛刻的条件,其中将燕云十六州割让给契丹,造成了历史的大患。到了后晋天福七年六月,石敬瑭病死,他的侄子齐王石重贵被宰相冯道与侍卫马步都虞侯景延广迎立为帝,改元为开运。

因为石敬瑭靠契丹的支持才当上晋国的皇帝,所以在他活着的时候对契丹主耶律德光自称儿皇帝,上表时自称为臣。这两个称谓的涵义不一样,“儿皇帝”表示一种个人的辈分关系,“臣”表示晋国这个国家是契丹的附属。初即位的石重贵内有许多手握兵权的节度使觊觎他的帝位,外面契丹是否对他支持也没有明朗。石重贵正应当谨慎小心先将自己的地位巩固下来,即使对契丹有所不满也要深藏不露。石敬瑭病死的消息按理须向契丹国报哀,在起草表章时朝臣起了争议,因为对契丹贪得无厌的索取不满,并且对契丹称臣感到羞辱,景延广劝石重贵在表章上称孙就行了,不必再称臣。

待晋使到了契丹国,契丹主耶律德光看完表章后大怒,准备起兵南下中原。石重贵一点也不在意,他的心思都扑在叔母冯氏的身上。

石重贵的叔母冯氏是邺都副留守冯濛的女儿,长得异常美艳。晋高祖石敬瑭一向与冯濛关系很好,于是就做主给弟弟石重胤娶冯濛的女儿为妻,并且封冯氏为吴国夫人。不幸的是石重胤去世得早,冯氏在家里寂寞地守寡。石重贵早已贪恋叔母的美色,只是因为叔侄的辈分关系,加上自己以前的地位低微,只能将一腔渴慕之情锁在心里。

石重贵的元配是魏国夫人张氏,在他作汴京留守的时候得病去世,天福八年十月追册为皇后。一个死去了妻子,一个死去了丈夫,正好凑成一对夫妻。当时石敬瑭临死时还有一个幼子石重睿,虽然石重睿过于幼小,但毕竟是石敬瑭的亲生儿子,石重贵只能暗中交结大臣图谋石敬瑭自己能取得帝位。所以他不敢为了一时的淫乐白白地犯下乱伦的罪名。

石敬瑭临死的时候将幼子石重睿托孤给宰相冯道,让冯道抱在怀里并千叮万嘱,料不到他一咽气冯道就食言让石重贵当了皇帝。到了大权在手可以任所欲为的时候,石重贵才放开胆子与叔母冯氏勾搭。二十多岁的冯氏前来给石敬瑭哭丧,一身白衣伫立在梓宫前,腰肢似柳,乌发如云,可谓是尽态极妍。石重贵看得呆住了,二目相对,冯氏也转动秋波春情暗涌。等到举哀完毕,石重贵命左右在行宫找了一所僻静的房间让冯氏居住。

当夜石重贵到冯氏的住处问安。石重贵进来的时候冯氏正在化妆,石重贵说:“婶婶辛苦,侄儿特来问安。”冯氏急忙站起来施礼说:“陛下言重了,妾哪里担当得起。”二人闲聊了几句,石重贵以语言挑逗,冯氏佯做不知欲擒故纵。石重贵叹了口气,冯氏问他为了什么事忧心,石重贵黯然说起妻子早亡,如今没有皇后的话。冯氏抿嘴笑着说:“四海之大都是陛下的,怎么能说找不着人来做皇后呢?”石重贵说:“不是找不到人来做皇后,只是找不到类似婶婶这样的人罢了。”冯氏故意把头歪在一边说:“贱妾有什么好的,陛下又在说胡话了。”石重贵再也忍不住,一下子将冯氏抱在怀里说:“重贵早就糊涂了,想与婶婶做一对鸳鸯,你愿意么?”冯氏急忙挣扎说:“陛下不要这样!”石重贵哪里听她的,拥到了床边给冯氏宽衣解带,冯氏半推半就与石重贵成了一夜鱼水欢。

二人在幽室内欢恋数夜,朝中大臣都知道了这件事。石重贵也不再避嫌疑,干脆就册封冯氏为皇后。冯道领着大臣们都前来祝贺,石重贵说:“皇太后有命,你们不必来庆贺。”冯道等大臣才回去了。石重贵拉着冯氏的手回到宫里,张灯结彩歌舞吹弹喧闹成一片。等到酒喝得差不多了冯氏亲自起来歌舞,彩袖飘飘,宛转动人好像是仙子下凡。石重贵情不自禁,忽然想起自己正在守丧期间,心情十分复杂,就端起酒杯祭奠石敬瑭,边祭奠边说:“皇太后有命,先帝不必来庆贺!”左右都想笑又不敢笑,只好低下头掩住嘴。石重贵回过味自己也觉得失笑,不禁大笑绝倒,又对左右说:“我今天又做新女婿了!”冯氏听到这句话也嫣然一笑,左右都哄堂大笑。太后虽然十分气愤,但不敢说什么。冯氏正位中宫以后,屡屡干预政事,她的兄弟冯玉擢升为端明殿学士、户部侍郎,也参与议政事。

石重贵每天与冯皇后不分昼夜地纵乐,冯氏得专内宠后,其他的宫内女官只要讨好冯氏大都封为郡夫人。还用男子李彦弼为皇后都押衙,可以说是历史上仅有的没有阉割的太监。冯玉本来没读过几本书,升为端明殿学士后便找了几个捉刀人替他写文章,敷衍一天算一天。不久冯玉又升任为枢密使。

石重贵信任景延广,向契丹称孙不称臣,耶律德光早有怒意。契丹回图使乔荣来晋国通商,在大梁买了房子。这个乔荣原本是降了契丹国的汉人,景延广喜欢惹是生非,劝石重贵将乔荣拘系在狱中。石重贵一向对景延广惟言是从。景延广不仅把乔荣逮进了大狱,而且把他的货物全部据为己有,还把境内所有契丹国的商人抓起来杀了,财货没收后充公。晋国的大臣恐怕激怒大契丹,就纷纷劝谏石重贵。石重贵难违众议,便释放乔荣出狱,厚礼遣送他回去。

景延广圆睁二目厉声说:“回去对耶律德光说,不要再轻侮中原!我们中原如今兵强马壮,他如果敢来我们有十万柄横磨刀剑等着他!”乔荣正愁所有的货财被景延广掠夺不好回去交待,听到景延广的话就趁机说:“您这么多话我也记不住,难免会忘了,还是请写在纸上。”景延广就令属吏照他说的话作了笔录交给乔荣。

耶律德光看了景延广的信出离愤怒,立即集兵五万南下中原。这时的晋国连年水旱飞蝗,国中颗粒无手,百姓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朝廷却四处派使者搜刮民脂民膏。契丹兵的前锋势不可挡,景延广以军事为儿戏一再延误军情,最后石重贵亲自出征才击退了契丹兵。

契丹兵先后两次入侵都被石重贵击溃,自以为没有了后顾之忧,越发地耽恋酒色。四方贡献的珍奇全部收入内宫,广选嫔御以供玩乐,役使工匠建造了许多华美的宫室,宫中建筑织锦楼的用几百个织工化了好几年时间制成的地毯装饰起来。他召入优伶日夜歌舞吹弹,而且手气极为大方,赏赐优伶的财物不可计算。因为各道送来的贡赋都折算成了银两,石重贵命他们换成金子,还对侍臣得意地说:“金子质轻价昂,携带着很方便。”

大臣桑维翰进谏说:“强邻就在旁边,我们不能苟且偷安,以前陛下亲自御寇,遇到有战士受了重伤,所赏赐的不过是几段帛,现在那些优人一谈一笑动辄赏赐万缗束帛,并赐给他们锦袍银带,战士们难道不会寒心松懈么?遇到大事谁还肯为陛下效力?”石重贵根本听不进去。

耶律德光不甘心失败,仍旧连年出兵入侵。晋朝所用的都是贪权误国的无能之辈,石重贵在后宫与冯氏寻欢作乐得骨头都酥了,早丧失了当年的仅有的一点英雄气概,好像一只蛀虫将自己的政权从里面蛀空了。晋朝的土地接连都被契丹兵夺去,一州接一州的将士都投降了契丹。耶律德光的军队已经深入,而领兵的大将杜重威的奏报还没有到达朝廷。晋朝唯一的肱骨良臣桑维翰早已被罢免,他见到事情紧急便叩内阁求见石重贵,想请石重贵车驾亲征,以稳固前方将士的心理。石重贵正在后苑里与姬妾调鹰,从早上一直到了晚上也没有见到一面。桑维翰肚子叹气说:“国家阽危成这样,草泽里的人都空着急见不到一面,事情结果可想而知了。”不久杜重威率诸军也降了契丹。

很快契丹兵攻入都城,后宫起火乱成一团。石重贵提剑驱后妃一同自焚,被亲军将薛超拦住。不久耶律德光送来信,语气比较和平,石重贵才打消了死的念头,命人起草降表。契丹兵入宫胁迫,石重与宫中后妃迁到开封,这些人抱头哭成一片。石重贵的姑母乌氏公主用金帛赂守卒,才见到了石重贵与太后,相持着大恸,诀别后以白绫自经死。后来石重贵的宫眷尽关入封禅寺,正值连日雨雪,石重贵与冯氏冻饿不堪。李太后派人对寺僧哀求:“我以前曾给过你们数万金,现在不可怜一点衣食么?”不料寺僧说契丹兵的心意难以揣测不敢给他们吃穿。

耶律德光废石重贵为负义侯。晋自从石敬瑭建立传到石重贵就亡国了,前后两个皇帝,一共十一年时间。石重贵被徙往渤海扶余城的黄龙府。石重贵与皇太后李氏、皇太妃安氏、皇后冯氏、皇弟石重睿、皇子延煦、延宝一起北行,随行的有宫嫔五十人、内官三十人、东西班五十人、医官一人、控鹤官四人、御厨七人、茶酒三人、仪鸾司三人、军健二十人。契丹主耶律德光遣三百骑兵护送,所经过的州郡,以前晋朝的官吏前来迎奉都被契丹兵阻绝,连食物也送不到手里。路上风餐露宿,触目都是凄凉。一行缺少吃穿,只靠宫女与从官采摘野菜野果充饥。就这样走了一千多里,渡过辽水来到黄龙府。

到了黄龙府不久,契丹国母召少帝一行前往在黄龙府西北千余里的怀密州,他们只得再日夜兼程赶路,石重贵不胜其苦,皇后冯氏暗中令内官找毒药想与石重贵一起自杀,不过又没有死的勇气。又走了二百里,契丹国内发生政变,石重贵便被安置在辽阳城。有个叫绰诺锡里的人是契丹永康王的妻兄,得知石重贵的小女儿长得很美,就向石重贵求取。石重贵推辞说小公主年纪太幼,绰诺锡里就掳掠走了石重贵身边善于歌舞的几个姬妾,过了没几天,永康王派人强行将石重贵的小女儿掠走给了绰诺锡里。不久契丹舒噜王子遣数骑到石重贵那里抢取宠姬赵氏、聂氏而去,石重贵不胜悲愤。

五代十国的政权像走马灯一样更换,只要兵强马壮的就能够当皇帝,在这样的乱世里许多割据一方的土皇帝并不是没有才能,但自从唐朝末年的藩镇之弊始终困扰着政权结构的稳定。石重贵与其叔母冯氏的不伦关系成为最被人诟病的污点,但他的好色不是后晋灭亡的主要因素,主要因素是政权结构缺陷的无法克服。何况石重贵才能中庸,他的灭亡只是迟早的事。

北汉乾祐三年八月,有汉人从塞北南来,说石重贵与冯后以及他的几个儿子都还在建州,其余跟随石重贵到了契丹地的随从职官役使等大多逃亡了。当初给石重贵写降表的那个范质撰写了《晋朝陷蕃记》,里面记述了少帝石重贵后来住在建州,在那里生活了十八年才去世,算起来已经是宋太祖乾德二年了,冯氏的下落如何史书没有记载。

简约装修案例

装修报价

房间装修设计图

相关阅读